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寫景 > 西湖 > 

西湖又還春晚,水樹亂鶯啼。

“西湖又還春晚,水樹亂鶯啼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仲殊的《訴衷情·寶月山作

清波門外擁輕衣。楊花相送飛。西湖又還春晚,水樹亂鶯啼。閑院宇,小簾幃。晚初歸。鐘聲已過,篆香才點,月到門時。


賞析
  這首詞描繪了西湖清波門附近的美景。
  上片首句“清波門外擁輕衣”,寫作者受風的衣裾,膨松松地擁簇著自己往前走,衣服也象減去了許多分量似的。一個“擁”字下得極工煉,與“輕衣”的搭配又極熨貼。一種清風動袂、衣帶飄然的風致,就這樣被活靈活現地描繪出來了。寫罷湖上的和風,接著寫柳絮。古代楊柳飛絮是暮春的使者。隨風飄蕩的楊花陪伴著自己走上寺門的歸路。“相送飛”三字將一種殷勤護持的情意傳達出來了。“西湖”句由景物描寫折到時令,筆意一轉,帶出下文。“水樹亂鶯啼”五字重涂濃沫,儼然一幅江南春色圖畫。丘遲與陳伯之書》所述“暮春三月江南長,雜花生樹,群鶯亂飛”之佳麗景色,并于此五字中見之。特別是這個“亂”字下得很有力量。由此可以想見,一個緇衣白足的詩僧,徜徉湖邊山腳的花徑上,周圍是繽紛的花,耳邊是紛亂的鶯聲,組成一幅愜意的游春圖景。詞的上片,作者將春色之麗寫得蕩人心魂,美不勝收。
  換頭一起三句,點出寺宇闃寂、僧寮清幽的場景,而用一“歸”字與前片關合,以實現這一場景的轉換。曰“閑”,曰“小”,曰“初”,皆涉筆輕靈,雅稱其題,仿佛把人帶進一個紅塵不到的世界。
  結拍三句,進一步烘托寺中的環境,補足前意。作者抓住這鐘聲、篆香和月色,三個有時間特征的景物來加以刻畫。結語悠然,有竟體空靈之妙。撞鐘擊鼓,為佛門旦暮必行的功課。盧綸“孤村樹色昏殘雨,遠寺鐘聲帶夕陽”(《出關言別》),杜牧夜深月色當禪處,齋后鐘聲到講時”(《贈惟真上人》),都是描寫晚鐘的名句。仲殊即景寫來,亦實亦虛,尤有遠韻。接著又拈出“篆香才點”與之作偶,更覺筆有余妍。用“篆”定形容回旋上升的煙縷,真是工致入微了。以晚鐘之遠韻匹篆香之煙痕,是聲與色、與大小之對比,又都取景眼前,真如天設地造一般。“月到門時”,本是歸時實景,用鐘聲、篆香之后,便覺充滿禪機和妙不可言。
  此詞為人作者人格、性情的真實流露;詞中的物象,是這位詩僧的心靈折光。
北京时时65期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