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寫景 > 西湖 > 

西湖到日,重見梅鈿皺。

“西湖到日,重見梅鈿皺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吳文英的《瑞龍吟·送梅津

黯分袖。腸斷去水流萍,住船系柳。吳宮嬌月嬈花,醉題恨倚,蠻江豆蔻。
吐春繡。筆底麗情多少,眼波眉岫。新園鎖卻愁陰,露黃漫委,寒香半畝。
還背垂虹秋去,四橋煙雨,一宵歌酒。猶憶翠微攜壺,烏帽風驟。西湖到日,重見梅鈿皺。誰家聽、琵琶未了,朝驄嘶漏。印剖黃金籀。待來共憑,齊云話舊。莫唱朱櫻口。生怕遣、樓前行云知后。淚鴻怨角,空教人瘦。


賞析
  “黯分袖”三句。“分袖”,即與情如手足的老友尹煥分別。“腸斷”句,從溫庭筠《望江南·梳洗罷》中“腸斷白萍洲”句脫化出來。“柳”,諧留也。此言詞人在岸邊送別親如手足的尹煥兄,心情因哀傷離別而致斷腸,盼望岸邊的柳枝能系住行船,不教梅津輕易離去。“吳宮”三句,言在送尹的人群中,還有梅津的愛人“嬌月”、“嬈”,她們囑咐梅津,離開這兒吳地進京去后,不要很快就忘記她們,又與錢江邊的美貌少女交往過熱。“蠻江”,指錢塘江,因古越曾是蠻荒之地,所謂東夷是也。“豆蔻”,又稱含胎花,常用來比作處女。杜牧有“豆蔻梢頭二月初”詩句用以比擬少女。上片述岸邊送別情景。
  “吐春繡”三句。“吐”,可釋為既直言,又快速。此言尹的愛人因梅津離吳赴京而作詞寄情,她的筆底既迅速,又直率,字字錦繡,句句溫柔,其中包含了多少相思戀情,又包含了多少離情別意。“新園”三句,言梅津在吳地剛造好了一個庭園,里面就住著他的愛人。她因為梅津的離去而搞得愁云密布,孤零零獨自一人伴著香溢滿園的黃花。中片寫梅津留吳的愛人。上、中二片是為梅津愛人設語,也是詞人的心底話也。
  “還背”三句,言梅津離吳地赴京也。“垂虹”,即垂虹橋,在吳江上。“秋去”,既呼應中片“露黃”、“寒香”,也點出梅津離吳,時在秋天。“四橋”,呼應上片“住船”,點明梅津是從路去杭州的。“四橋”,《蘇州府志》:甘泉橋一名第四橋,以泉品居第四也。此言梅津在秋天菊黃吐香時節,將乘船經吳江垂虹橋赴京。因此,詞人在這里設夜宴餞別,至“一宵歌酒”。“猶憶”兩句,因將別離,而追憶昔時相聚。詞人說:我想起與你兩人在一個重九節攜酒登高游賞,以致被山頂大吹落了頭上的“烏帽”。這兩句可與《霜葉飛·重九》詞中“驚飚從卷烏紗去”,“但約明年,翠微高處”等句互相印證。詞人憶昔之同樂,更傷今之離別,因為現在又是秋天了,而共去登高的約會,卻已無法實現,又增一嘆。“西湖”五句,替梅津去杭后設想。言梅津一旦到了杭州,又可以去西湖邊的孤山踏訪梅了,秋后即是冬至矣。詞人說:那時候,你將要去哪戶人家聽人彈奏琵琶呢?這也是暗諷梅津不要見新棄舊,另覓新歡也。再言尹煥入朝為官,將能身佩黃金印,跨下紫騮馬風凜凜地去上早朝。“待來”兩句,設想重逢。詞人說:當我們倆在吳地重逢時,一定要與你去齊云樓飲酒話舊。“齊云”,即吳之齊云樓。盧熊《蘇州府志》:“‘齊云樓’在郡治后子城上。相傳即古月華樓也。”《吳地記》:“唐曹恭王所造,白公(即白居易)詩亦云。改號‘齊云樓’,蓋取‘西北有高樓,上與浮云齊’之義。”“莫唱”五句,又是照應上、中片,為梅津留吳的愛人設想。詞人說:梅津去杭城后,不要叫歌妓陪席吹唱,因為歌聲上揚會被行云聽后送到這兒吳地,被閨樓上的她知道。她正在這里盼你歸來,并不希望聽到你另覓新歡的壞消息。這種獨守空閨,只聞哀角鳴,不見親人影的孤苦生活,怎不教她日漸消瘦?下片主旨是在勸梅津入朝后,不要忘記吳中舊人。這與上面一樣,雖明指尹之愛人,也是指詞人自身。
北京时时65期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