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傷感 > 

悵望倚危欄,紅日無言西下。

“悵望倚危欄,紅日無言西下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張昪的《離亭燕·一帶江山如畫

一帶江山如畫,風物向秋瀟灑。水浸碧天何處斷?霽色冷光相射。蓼嶼荻花洲,掩映竹籬茅舍。
云際客帆高掛,煙外酒旗低亞。多少六朝興廢事,盡入漁樵閑話。悵望倚層樓,寒日無言西下。


賞析
  這是一首寫景兼懷古的詞,在宋懷古詞中是創作時期較早的一首。詞的上片描繪金陵一帶的山水,雨過天晴的秋色里顯得分外明凈而爽朗;下片通過懷古,寄托了詞人對六朝興亡盛衰的感慨。這首詞語樸而情厚,有別于婉約派詞的深沉感慨。全詞層層抒寫,勾勒甚密,語卜而情奪取,有別于婉約派的詞風。
  開頭一句“一帶江山如畫”,先對金陵一帶的全景作一番鳥瞰,概括地寫出了它的山水之美。秋天草木搖落景色蕭索,但這里作者卻說“風物向秋瀟灑”,一切景物顯得蕭疏明麗而有脫塵絕俗的風致,這就突出了金陵一帶秋日風光的特色。接著“水浸碧天何處斷”具體地描繪了這種特色。這個“水”字承首句的“江”而來,詞人的視線隨著浩瀚的長江向遠處看去,天幕低垂,水勢浮空,天水相連,渾然一色,看不到盡頭。將如此宏闊的景致,用一個“浸”字形象而準確地描繪出來。近處則是“霽色冷光相射”,“霽色”緊承上句“碧天”而來,“冷光”承“水”字而來,萬里晴空所展現的澄澈之色,江波瀲滟所閃現的凄冷的光,霽色靜止,冷光翻動,動景與靜景互相映照,構成一幅綺麗的畫面。一個“射”字點化了這一畫面。接著詞人又把視線從江水里移到了江洲上,卻只見“蓼嶼荻花洲,掩映竹籬茅舍。”洲、嶼是蓼荻滋生之地,秋天是它發花的季節,密集的蓼荻叢中,隱約地現出了竹籬茅舍。這樣,從自然界寫到了人家,暗暗為下片的抒發感慨作了鋪墊。
  下片先蕩開兩筆,寫詞人,再抬頭向遠處望去。“云際客帆高掛,煙外酒旗低亞”,極目處,客船的帆高掛著,煙外酒家的旗子低垂著,標志著人活動,于是情從景生,金陵的陳跡涌上心頭:“多少六朝興廢事”,這里在歷史上短短的三百多年里經歷了六個朝代的興盛和衰亡,它們是怎樣興盛起來的,又是怎樣的衰亡的,這許許多多的往事,卻是“盡入漁樵閑話”。“漁樵”承上片“竹籬茅舍”而來,到這里猛然一收,透露出詞人心里的隱憂。這種隱憂在歇拍兩句里,又作了進一步的抒寫:“悵望倚層樓”,“悵望”表明了詞人瞭望景色時的心情,倚高樓的欄桿上,懷著悵惘的心情,看到眼前景物,想著歷史上的往事。最后一句“寒日無言西下”之“寒”字承上片“冷”字而來,凄冷的太陽默默地向西沉下,蒼茫的夜幕即將降臨,更增加了他的孤寂之感。歇拍的調子是低沉的,他的隱憂沒有說明白,只從低沉的調子里現出點端倪,耐人尋味。
  在宋代詞壇上,張昪與范仲淹一樣,創作中透露出詞風逐漸由婉約向豪放轉變的時代信息,對于詞境的開拓作出了自己的貢獻。

贊助商鏈接

北京时时65期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