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離別 > 

薄衾小枕涼天氣,乍覺別離滋味。

“薄衾小枕涼天氣,乍覺別離滋味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柳永的《憶帝京·薄衾小枕涼天氣

薄衾小枕涼天氣,乍覺別離滋味。展轉數寒更,起了還重睡。畢竟不成眠,一夜長如歲。
也擬待、卻回征轡;又爭奈、已成行計。萬種思量,多方開解,只恁寂寞厭厭地。系我一生心,負你千行淚。


賞析
  這首《憶帝京》是柳永抒寫離別相思的系列詞作之一。這首詞純用口語白描來表現男女雙方的內心感受,藝術表現手法新穎別致。是柳永同類作品中較有特色的一首。
  起句寫初秋天氣逐漸涼了。“薄衾”,是由于天氣雖涼卻還沒有冷;從“小枕”看,詞中人此時還擁衾獨臥,于是“乍覺別離滋味”。“乍覺”,是初覺,剛覺,由于被某種事物觸動,一下引起了感情的波瀾。接下來作者將“別離滋味”作了具體的描述:“展轉數寒更,起了還重睡”。空床展轉,夜不能寐;希望睡去,是由于夢中也許還可以解愁。默默地計算著更次,可是仍不能入睡,起床后,又躺下來。
  區區數筆把相思者床頭展轉騰挪,忽睡忽起,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狀,毫不掩飾地表達出來了。“畢竟不成眠”,是對前兩句含意的補充。“畢竟”兩字有終于、到底、無論如何等意思。接著“一夜長如歲”一句巧妙地化用了《詩徑·王·采葛》中“一日不見,如三歲兮”的句意,但語句更為凝煉,感情更為深沉。這幾句把“別離滋味”如話家常一樣攤現開來,質樸無華的詞句里,蘊含著熾烈的生活熱情。
  詞的下片轉而寫游子思歸,表現了游子理智與感情發生沖突復雜的內心體驗。“也擬待、卻回征轡”,至此可以知道,這位薄衾小枕不成眠的人,離開他所愛的人沒有多久,可能是早晨才分手,便為“別離滋味”所苦了。此刻當他無論如何都難遣離情的時候,心里不由得涌起另一個念頭:唉,不如掉轉馬頭回去吧。“也擬待”,這是萬般無奈后的心理活動。可是,“又爭奈、已成行計”意思是說,已經踏上征程,又怎么能再返回原地呢?歸又歸不得,行又不愿行,結果仍只好“萬種思量多方開解”,但出路自然找不到,便只能“寂寞厭厭地”,百無聊賴地過下去了。最后兩句“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”包含著多么沉摯的感情:我對你一生一世也不會忘記,但看來事情只能如此,也只應如此,雖如此,卻仍不能相見,那么必然是“負你千行淚”了。這一句恰到好處地總結了全詞彼此相思的意脈,突出了以“我”為中心的懷人主旨。
  這首詞“細密而妥溜”(劉熙載《藝概》),純用口語,流暢自然,委婉曲折地表達抒情主人公之間的真摯情愛,思想和藝術都比較成熟。
北京时时65期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