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古詩大全 > 哲理詩 > 

狼三則

《狼三則》

清代·蒲松齡

其一
  有屠人貨肉歸,日已暮,欻一狼來,瞰擔上肉,似甚垂涎,隨尾行數里。屠懼,示之以刃,少卻;及走,又從之。屠無計,思狼所欲者肉,不如姑懸諸樹而早取之。遂鉤肉,翹足掛樹間,示以空擔。狼乃止。屠歸。昧爽,往取肉,遙望樹上懸巨物,似人縊死狀。大駭,逡巡近視之,則死狼也。仰首細審,見狼口中含肉,鉤刺狼腭,如魚吞餌。時狼皮價昂,直十余金,屠小裕焉。緣木求魚,狼則罹之,是可笑也。

其二
  一屠晚歸,擔中肉盡,止有剩骨。途中兩狼,綴行甚遠。
  屠懼,投以骨。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從。復投之,后狼止而前狼又至。骨已盡矣,而兩狼之并驅如故。
  屠大窘,恐前后受其敵。顧野有麥場,場主積薪其中,苫蔽成丘。屠乃奔倚其下,弛擔持刀。狼不敢前,眈眈相向。
  少時,一狼徑去,其一犬坐于前。久之,目似瞑,意暇甚。屠暴起,以刀劈狼首,又數刀斃之。方欲行,轉視積薪后,一狼洞其中,意將隧入以攻其后也。身已半入,止露尻尾。屠自后斷其股,亦斃之。乃悟前狼假寐,蓋以誘敵。
  狼亦黠矣,而頃刻兩斃,禽獸之變詐幾何哉?止增笑耳。

其三
  一屠暮行,為狼所逼。道旁有夜耕所遺行室,奔入伏焉。狼自苫中探爪入。屠急捉之,令不可去。但思無計可以死之。惟有小刀不盈寸,遂割破狼爪下皮,以吹豕之法吹之。極力吹移時,覺狼不甚動,方縛以帶。出視,則狼脹如牛,股直不能屈,口張不得合。遂負之以歸。
  非屠,烏能作此謀也!
  三事皆出于屠;則屠人之殘爆,殺狼亦可用也。


其三注釋及譯文
譯文
  有一個屠夫,傍晚走在路上,被狼緊緊地追趕著。路旁有個農民留下的田間休息處,他就跑進去躲藏在里面。狼從苫房的簾中伸進兩只爪子。于是屠夫急忙捉住狼爪,不讓它離開,但是沒有辦法可以殺死它。只有一把不滿一寸長的小刀,就用它割破爪子下面的狼皮,用吹豬的方法往里吹氣。(屠夫)用力吹了一陣兒,覺得狼不怎么動了,才用繩子把狼腿捆起來。出去一看,只見狼渾身膨脹,就像一頭牛。四條腿直挺挺地不能彎曲,張著嘴也無法閉上。屠夫就把它背回去了。
  (如果)不是屠夫,誰有這個辦法呢?
注釋
1、暮:傍晚。
2、夜耕:夜晚替人耕田,打短工的
3、為[wèi]:被。
4、遺[yí]:留下。
5、伏[fú]:躲藏(也有人說是埋伏,躲藏更符合當時情景。)
6、去:離開。
7、盈:超過。
8、不盈:不滿,不足。
9、負:背。
10、行室(xíng shì):指農民在田中所搭的草棚。
11、苫(shàn):用草編的席子。
12、去:離開。
13、豕(shǐ):豬。
14、方:才。
15、則:就。
16、股:大腿。
17、烏:哪里,怎么。
18、顧:但是
19、死之:殺死它
其一注釋及譯文
譯文
  一個屠夫賣完了肉回家,天色已經晚了。(在這時,)突然出現了一匹狼。狼窺視著屠夫擔子上的肉,嘴里的口似乎都快要流出來了,(就這樣)尾隨著屠夫走了好幾里路。屠夫感到(很)害怕,于是就拿著屠刀來(比劃著)給狼看,狼稍稍退縮了幾步,(可是)等到屠夫繼續朝前走的時候,狼又跟了上來。屠夫沒辦法了,于是他在心里想,狼想要的是肉,不如把肉掛在樹上(這樣狼夠不著),等明天早上(狼走了)再來取肉。于是(屠夫)就把肉掛在鉤子上,踮起腳(把帶肉的鉤子)掛在樹上,然后把空擔子拿給狼看了看。狼才停下來(不再跟著屠夫了)。屠夫就(安全地)回家了。第二天拂曉,屠夫前去(昨天掛肉的地方)取肉,遠遠地就看見樹上掛著一個巨大的東西,就好像有個人在樹上吊死的樣子,(屠夫)大吃一驚。(他)小心地(在四周)徘徊著向樹靠近,等走到近前一看,原來(樹上懸掛著的)是一條死狼。(屠夫)抬起頭來仔細觀察發現,狼的嘴里含著肉,掛肉的鉤子刺穿了狼的上顎,就好像魚兒咬住了魚餌一樣。當時市場上狼皮(非常)昂貴,(這張狼皮)能值十幾兩銀子,屠夫的生活略微寬裕了。
  (就像)爬上樹去捉魚一樣,狼本來想吃肉,結果遭遇了禍患,這真是可笑啊!
注釋
貨:出售、賣。
歘(xū):忽然。
瞰(kàn):窺視。
狼三則
狼三則
昂:昂貴。
罹:遭遇(禍患)。
蚤:通“早”,早晨

直:通“值”,價值
垂涎:流口水,這里形容狼饞肉的樣子。
諸:“之于”的意思
逡(qun)巡:因有所顧慮而徘徊或后退。
昧爽:黎明
腭:口腔的上膛。
其二注釋及譯文
譯文
  一個屠戶在晚上回家,擔子里的肉賣完了,只有剩下的骨頭。屠戶在路上遇到了兩只狼,緊隨著他走了很遠。
  屠戶害怕,把骨頭投給狼。一只狼得到骨頭停止了,另一只狼仍然跟從他。屠戶又把骨頭投給它,后面得到骨頭的狼停住了腳步,但是之前得到骨頭的狼又跟上了。骨頭已經沒有了,但是兩只狼像原來一樣一起追趕。
  屠戶的處境很危急,擔心前后受到狼的攻擊。屠戶看見田野中有個麥場,場主在里面堆柴,覆蓋成小似的。屠戶于是奔向麥場,倚靠在柴草堆下,卸下擔子拿著刀。狼不敢上前,瞪眼朝著屠戶。
  一會兒,一只狼徑直走開,其中一只狼像狗一樣蹲坐在前面。過了一會兒,狼的眼睛好像閉上了,神情悠閑得很。屠戶突然起身,用刀劈砍狼的頭,又劈砍幾刀殺死了狼。屠戶正想要走,轉身看柴草堆后面,一只狼在其中打洞,意圖想要鉆洞進入柴草堆來攻擊屠戶的后面。狼的身體已經鉆進入一半了,只露出屁股和尾巴。屠戶從后面砍斷狼的大腿,也殺死了這只狼。屠戶才明白之前的狼假裝睡覺,原來是用來誘惑敵人。
狼也是狡猾的動物,但是一會兒兩只狼都被殺死了,禽獸的欺騙手段能有多少啊?只給人增加笑料罷了。
注釋
1.屠:這里指屠夫,即以宰殺牲畜為職業的生意人。
2.晚:在晚上。
3.歸:返回,回家。
4.盡:完。
5.止:通“只”,僅有。
6.綴(zhuì)行甚遠:緊隨著走了很遠。綴:連接,這里是緊跟的意思。
7.懼:畏懼,害怕。
8.投以骨:“以骨投之”,把骨頭投給狼。
9.止:停止。
10.從:跟從。
11.并驅:一起追趕。
12.故:舊,原來。
13.屠大窘:屠戶非常困窘急迫。大:很,非常。窘:恐怕,擔心
14.恐:擔心,害怕。
15.敵:敵對,這里是脅迫、攻擊的意思。
16.顧:回頭看,這里指往旁邊看。
17.積薪:把柴草堆積在一起。薪:柴草。
18.苫(shàn)蔽成丘:覆蓋成小山似的。苫:蓋上。蔽:遮蔽。
19.乃:副詞,于是,就。
20.弛:放松,這里指卸下。
21.前:上前。
22.眈眈(dān)相向:瞪眼朝著屠戶。耽耽:注視的樣子。相:偏指一方。
23.少(shǎo)時:一會兒。
24.徑去:徑直走開。去:離開。
25.犬坐于前:像狗似的蹲坐在前面。
26.久之:過了一會兒。之:助詞,湊音節,無意義。
27.瞑(míng):閉眼。
28.意暇(xiá)甚:神情悠閑得很。意:這里指神情、態度。暇:空閑。
29.暴:突然。
30.以:用。
31.斃:殺死。
32.方:副詞,正。
33.轉:轉身。
34.洞其中:在其中打洞。洞:挖洞。
35.意:意圖。
36.隧:在柴草堆里打洞。
37.暴:突然。
38.以:來。
39.尻(kāo):屁股。
40.股:大腿。
41.乃悟:才明白。
42.假寐(mèi):原意是不脫衣服小睡,這里是假裝睡覺的意思。寐:睡覺。
43.蓋:承接上文,表示原因,這里有“原來是”的意思。
44.黠(xiá):狡猾。
45.頃刻:一會兒。
46.禽獸之變詐幾何:禽獸的欺騙手段能有多少啊。變詐:作假,欺騙。幾何:多少,這里是能有幾何的意 思。
47.耳:語氣助詞,罷了。
(1):而:連詞,表轉折。
詞性活用
1、狼不敢[前]  (方位名詞作動詞,上前)
2、恐前后受其[敵]  (名詞作動詞,攻擊)
3、一狼[洞]其中  (名詞作動詞,打洞)
4、意將[隧]入以攻其后也  (名詞作狀語,從柴草堆中打洞)
5、其一[犬]坐于前  (名詞作狀語,像狗一樣地)
6、[苫]蔽成丘  (名詞作狀語,覆蓋)
7、一[屠]晚歸  (動詞作名詞,屠夫)
通假字
止有剩骨,“止”通“只”,僅有。
一詞多義
意 意暇甚(神情) 意將隧人以攻其后也(企圖)
敵 恐前后受其敵(攻擊) 蓋以誘敵(敵人)
前 恐前后受其敵(前面) 狼不敢前(上前)
虛詞的用法
(1)之
助詞。禽獸[之]變詐幾何哉:的
助詞。久[之]:調整音節,不譯
助詞。 而兩狼[之]并驅如故:位于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,可不譯
(2)以
投以骨:代指狼 以刀劈狼首:用
連詞。 意將遂人以攻其后也:來
蓋以誘敵:用來
使動用法
死:使……死,殺死。
省略句
省略賓語
“投以骨”中省略了“投”的賓語“之”,代狼,可補充為“以骨投之”。
“一狼仍從”中省略賓語“之”,可補充為“一狼仍從之”。
省略介詞
“場主積薪其中”省略了介詞“于”,可補充為“場主積薪于其中”。
“一狼洞其中”中也省略了介詞“于”,可補充為“一狼洞于其中”。
“屠乃奔倚其下”中省略介詞“于”,可補充為“屠乃奔倚于其下”。
省略主語
1.“顧野有麥場”中省略主語“屠”,可補充為“屠顧野有麥場”。
其一啟示
  要抵制誘惑,切莫貪圖小便宜,否則就會因小失大,害了自己。
分析
  《狼三則》都是寫屠夫在不同情況下遇狼殺狼的故事。第一則著重表現狼的貪婪本性,第二則著重表現狼的欺詐伎倆。第三則著重表現狼的爪牙銳利,但最終卻落得個被殺死的下場,作者借此肯定屠戶殺狼的正義行為和巧妙高明的策略。三個故事都有生動曲折的情節,各自成篇,然而又緊密相關,構成一個完整統一體,從不同側面闡發了主題思想。
  蒲松齡是同情人民疾苦,憎惡貪官污吏的作家,在《聊齋志異》另一篇故事《夢狼》中,把貪官寫成牙齒尖利的老虎,把衙役寫成吃人血肉的狼;它們大吃大嚼,造成“白骨如山”的慘象。作者“竊嘆天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”(《夢狼》),認為他們“可誅”“可恨”(《王大》)。《狼三則》形象地揭露狼的吃人本質,兇狠狡詐的特性,表現了對豺狼不能抱有幻想,不能怯懦退縮,只能勇敢機智地把它們殺死的主題思想。本則所寫屠戶遇狼,始而遷就退讓,幾乎被吃,繼而奮起殺狼,使自己轉危為安的生動曲折過程,更是突出了這一主題。《狼三則》的故事是富有深意的,可以說是對《夢狼》的補充,實際上寄寓了作者鞭撻貪官污吏的思想。如此,對付現實生活中階級敵人也必須如此。要敢于斗爭,又要善于斗爭,以奪取勝利。
道理
對于像狼一樣的惡勢力,不能屈服,不能幻想,妥協讓步。必須敢于斗爭,善于斗爭,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。
對豺狼不能抱有幻想,不能怯懦退縮,只能勇敢機智地把它們殺死.
對付野獸必須如此,對付現實生活中的各種困難也必須如此。要敢于斗爭和堅持,取得勝利。
對待像狼一樣的惡人,要勇敢地面對,勇敢機智地進行斗爭;因為退縮,忍讓是沒有出路的。
一切像狼一樣的惡人,都是以害人始害己終,自取滅亡。
諷喻像狼一樣的惡人,無論怎樣狡猾奸詐,最終都會失敗。
對付能把狡詐奸猾的狼殺死的"屠夫",那就敬而遠之吧。
永遠不要向惡勢力低頭。
其二分析
  本文可分三段:第一段(屠夫遇狼)寫兩狼追趕屠戶,屠戶時而遷就退讓,繼而被迫抵抗自衛。
  這一段又分為三層,從“一屠晚歸”至“綴行甚遠”,簡潔地敘述了屠戶遇狼的時間、地點和情況。一個賣肉晚歸的屠戶,在“擔中肉盡,止有剩骨”,卻又行人斷絕,孤立無援的情況下,讓兩只惡狼給盯住了。草草幾筆,就勾畫出危急的處境,緊張的氣氛,實在扣人心弦,為后面描述屠戶的斗爭策略作了鋪墊。
  (屠夫懼狼)面對意想不到的惡狼,屠夫首先是“懼”。于是采取遷就的策略,“投以骨”。屠夫最初認為,只要滿足狼的貪欲,就可脫險。至“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從”,也似乎如他所料,使兩狼“綴行甚遠”的情況暫時有了改變,文筆十分曲折。可是照樣投骨的結果,只不過讓后狼暫時停腳,而“前狼又至”;直到骨頭投盡了,也沒有填飽餓狼的饑腸,而“并驅如故”,因此屠戶處境更加危險。這就充分暴露了狼的貪婪本性,證明了屠戶退讓遷就策略的失敗。這是第二層。
  “屠大窘”,說明在危急的關頭,他產生了激烈的思想斗爭。他明白自己已面臨生死抉擇,或者被狼吃掉,或者把狼殺死。怕死是不行的,退讓是無用的,唯一的方法是:殺狼。屠戶已在事實面前吸取了教訓,開始考慮如何改變“前后受敵”的不利條件。他機敏地環顧麥場且速“奔倚”在積薪之下,放下擔子,拿起刀,利用麥場的有利地形,改變了途中兩狼并驅的局面,避免了前后受敵的處境。“狼不敢前”是屠戶敢于斗爭的初步效果,并非它們開始退讓。“眈眈相向”,說明兩狼既兇狠又狡詐,也準備變換策略,尋機殘害屠戶。這樣,雙方進入相持階段。這是第三層。
  (屠夫御狼)第二段分兩層:
  第一層,從“少時”至“又數刀斃之”。作者在描寫兩狼對屠戶“眈眈相向”之后,又變換筆法,寫一只狼竟然自己走開,另一只狼裝作馴良的家狗形態蹲著,然后閉著眼睛打盹,樣子十分悠閑。這是狼在屠戶持刀的情況下耍弄的新招。文中故意不作說明,而是以細膩的筆觸刻畫狼的狡詐形象,讓人們仔細品味,加深對狼的本性的認識。這時的屠戶雖然不能猜透它們誘敵包抄然后夾擊的花招,但對于狼的兇狠狡詐有了清醒的認識,所以不受這種假象欺騙,不是釋刀自喜,而是趁機“暴起”,猝不及防地以刀劈狼首,結束了它的性命。文中狼的悠閑假象,屠戶的暴起動作,相映成趣。
  (屠夫殺狼)第二層,屠戶殺了眼前的狼而準備趕路,又警惕地轉視積薪后,發現了另一只正在鉆洞的狼。作者借屠戶的銳利的眼睛,點出狼“隧入以攻其后”的企圖,揭露其“身已半入,止露尻尾”那種弄巧成拙的丑態,次“亦斃之”作了痛快的結束。行文至此,才以畫龍點睛之筆點出屠戶“乃悟前狼之假寐,蓋以誘敵”的道理,與上層緊相呼應。這使屠戶也使讀者領悟到:只知狼兇狠的特性,不了解狼的欺詐一面,那就要受騙上當;只看到眼前的狼,卻不注意暗藏的狼,滿足于一時的勝利,到頭來還會遭到失敗。
  第三段,是作者詼諧趣的議論。作者指出狼的狡黠奸詐,而嘲笑其頃刻而斃的結局,也間接贊揚了屠戶的勇敢機智,余味無窮。

清代蒲松齡蒲松齡(pú sōnɡ línɡ)
  蒲松齡(1640-1715)字留仙,一字劍臣,別號柳泉居士,世稱聊齋先生,自稱異史氏,現東省淄博市淄川區洪山鎮蒲家莊人。出生于一個逐漸敗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家庭。19歲應童子試,接連考取縣、府、道三個第一,名震一時。補博士弟子員。以后屢試不第,直至71歲時才成歲貢生。為生活所迫,他除了應同邑人寶應縣知縣孫蕙之請,為其做幕賓數年之外,主要是在本縣西鋪村畢際友家做塾師,舌耕筆耘,近40年,直至1709年方撤帳歸家。1715年正月病逝,享年76歲。創作出著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說集《聊齋志異》。
北京时时65期开奖号